【我家在异乡‧四之二】弹性值得讚鬆懈则需弹德妇旅马17年对大

【我家在异乡‧四之二】弹性值得讚鬆懈则需弹德妇旅马17年对大【我家在异乡‧四之二】弹性值得讚鬆懈则需弹德妇旅马17年对大【我家在异乡‧四之二】弹性值得讚鬆懈则需弹德妇旅马17年对大【我家在异乡‧四之二】弹性值得讚鬆懈则需弹德妇旅马17年对大【我家在异乡‧四之二】弹性值得讚鬆懈则需弹德妇旅马17年对大

来自德国的斯蒂芬妮在马工作17年后,自认已完全融入大马生活,但她的工作态度仍像德国人般严谨认真,且至今仍不习惯“大马人略为鬆懈的工作态度”,虽然她已把自己视为半个大马人。

“在工作上,我比较像是德国人,但在生活上,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大马人了。”

而对于大马人,她则是“有讚有弹”。在受访过程中,她狂讚的是大马人的处事方式较有弹性,并指这是值得她学习的长处,而她“猛弹”的则是大马人既不守时又鬆懈的工作态度,并指这种态度已导致工作效率受影响。

1996年,德国女郎斯蒂芬妮(Stefanie Braukmann)被一家公司委派到新加坡工作,当时,她的主要任务是协助一些德国公司开发亚洲市场。

由于新加坡向来是亚洲的经济强国之一,大部分有意进攻亚洲市场的外国人多会先到新加坡进行考察,斯蒂芬妮的公司就是看準这一点,而在新加坡成立据点,并委派她在当地开发业务。

2001年,她被调派到马来西亚后,就此寄居大马至今。她初来大马时,还是一名年轻俏女郎,而在大马生活近17年后,她如今已是身上带有岁月痕迹的半个大马人。

现年54岁的斯蒂芬妮不但亲眼见证了大马在过去这些年来的变化,同时也走过大马的大城小镇,深深了解大马的人文政经的现状。

17年的在马生活经历,不但令她身上原有的“德国风味”尽褪,也让她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大马。

虽然目前在一家公关公司担任执行总监的她,言行举止温文尔雅,但在员工眼里,她却是一名非常严厉和有权威的上司。

在工作上,她有时会摆出德国人惯有的不苟言笑认真态度,有时则是以大马人常见的和蔼可亲姿态来面对同事或员工,因她深知,在公关公司任职更需讲求沟通技巧。

她在长期充当媒体和客户之间的“中间人”后发现,她不能只是以德国人的工作态度来处理事情。

“虽然德国人的一些美德,如準时和高效率等对工作有所助益,但我在大马生活多年后,早已习惯大马人的处事态度,并学会适时以这种态度来应对一些人事物。”

仍保有德国人严谨态度

她说,在德国工作时,只需掌握德语即可,但在大马工作时却得面对不同种族的客户,如华裔、印裔和巫裔等,所以,即使她个人无法掌握三大种族的语言,即华语、淡米尔语和马来语,她也必须聘僱掌握各族语言的员工,以便接待各族客户。

她以一口流利英语说,马来西亚种族和文化多元的环境丰富了她过去17年来的生活。

询及她在外国闯蕩多年的因由时,她披露,她早年在大学求学时,便已一心想要环游世界,并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在各地工作和旅行,以感受不同国度的文化和生活。

后来,她果然如愿的游走于亚洲各国。虽然她在本地生活已有17年之久,且已渐渐适应本地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但她至今仍保有德国人惯有的严谨态度,且因此难以接受许多本地人略为鬆懈的工作态度。

“在工作上,我比较像是德国人,但在生活上,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大马人了。”

儿返德国哭闹 要吃大马炒饭

除了斯蒂芬妮自认是半个大马人,她那从小在本地长大的儿子也快变成道地的大马人了。

有一年,她带着当时还年幼的儿子返回德国老家探亲时,儿子竟拒吃德国餐,并哭闹着要吃大马式炒饭。当时,她一度为此感到错愕不已,因为德国人的主食多是麵或沙律,平日鲜少吃米饭。

“我在束手无策之下,只好把儿子带到老家的一所华人餐厅,请老闆来一碟炒饭。其实,该家餐厅的菜单上并没有炒饭,但老闆还是体贴的为我们炒了一碟炒饭,以满足我儿子的需要。”

她的儿子可说是“第三文化小孩”,因他从小就和父母在异乡生活,并非如一般孩童般在家乡成长。“第三文化小孩”是全球国际化的产物,意指“一个小孩在一个或多个不属于自己的原有文化中长大,并将不同文化的特质及想法融入自己原有的文化之中”,而这孩童的文化背景可说是由家长的第一文化(但其双亲也有可能是来自不同文化)和他童年时在异乡所接触的第二文化互相融合而成,并成为所谓的第三文化。

在马学会超车 返德被骂危驾

一般人都认为德国人生性严肃拘谨,似乎经不起一丁点儿的玩笑,但斯蒂芬妮认为,这种刻板印象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德国人在工作时虽然非常认真和谨慎,但他们还是会有开玩笑的时候,否则,生活将会极其枯燥乏味。

“德国人在路上循规蹈矩,非常有纪律。当然偶尔还是会有鲁莽的德国人,在高速公路奔驰的时候开高灯。不过,多数人还是非常遵守规则的。德国人有个笑话是这幺说的,即使德国人于凌晨3点独自在某个村庄开车时,在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交通灯亮红灯,但四週却空无一人或没有其他的轿车,他们都还是会规规矩矩的停车,并等待交通灯转成绿灯才行驶。也许司机内心里也会为此暗暗好笑,但他们就是不会随意闯红灯。”

她说,德国人偶尔也会对自己过度认真的态度作出自嘲,但这样的自嘲反而成了他们的笑点之一。

“相反的,大马的交通情况却教会我在马路上更加‘勇敢’,而我的超车技术也因此进步不少。”虽然她曾一度为自己的大马式驾驶态度感到自豪,但当她把这种态度带返德国时,却被身旁朋友指责她危险驾驶,令她感到相当无奈。

表面不伤和气 背后爱说坏话

刚到大马初期,斯蒂芬妮一度对大马人的工作效率有所质疑。

她说,德国人的工作效率高且精準,而德国员工也总是準时交出工作成绩,凡事跟着规矩走,然而,许多大马人的工作态度却是相对的鬆懈,且极不守时。

“大马人确实很有‘弹性’,这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在大马工作多年后,我也发现自己不能再以在德国的待人处事态度来应对大马的同事或工作伙伴。”

她指出,德国人在工作上的表现非常直接,凡事说一不二,且清楚表明立场,以免妨碍他人的工作进度。然而,大马人却较为委婉,在工作上多以不伤和气为尊。

“我的工作主要是带领公司的团队打拚,但当团队成员有所不满时,他们很少会在会议上表现出来,而只是在私底下向我投诉。即便他们主动来向我投诉,也不见得就可以完全放开心胸坦诚相对。”

对于她所遇到的情况,她认为,一些大马人所谓的“不伤和气”的作风,在某种程度上确是尊重个人的表现,但同时也是营造在他人背后说坏话的不良风气。

“公司的员工都基于我是上司,而不敢向我提出问题。其实,他们若勇于说出自己的看法,绝不会因此而受到处罚的呀。我至今还不能接受的是,当我感觉到有人对我有所不满时,我却不知道究竟出了什幺问题。”

平日憋情绪  突然哭辞职

对斯蒂芬妮来说,员工若能坦诚相对,在处理公事方面便会简单许多。

“员工平日除了得向我汇报,同时还得与客户沟通。而员工也会遇到不讲理的客户,甚至被坏脾气的客户骂得狗血淋头。但他们在外头受罪后却不敢告诉我,尤其是新晋的职员,更是常常把不愉快的情绪憋在心里不说。直到终于忍无可忍时,才突然在我办公室冒出来,然后哭着道歉说要离职,还说自己承受不了工作的压力。”

她披露,她的原则是在工作上需尊重对方,所以,她不允许态度霸道的客户对她的员工作出无理要求,然后,因着大家缺乏沟通,很多时候她想要保护员工却身不由己。

“曾有员工被客户辱骂愚蠢,在这种情况下,我通常会亲自出面处理。”

她说,在德国,当地人在工作上若有不满,便会开会进行讨论,而非无理的大喊大叫。“大马人虽凡事讲求和气,但也常因为过度注重辈份的缘故,有时候掌权者会滥用自己的辈份去对付他人。

盼望日后长住大马

随着时代的变迁,斯蒂芬妮发现年轻一代的员工的思想渐渐变得较为开放,不再像上一代般拘谨。

“我们的处事方式越来越相似,毕竟都全球化了嘛!我们用着同样的社交媒体,看着同样的新闻、电影,最终将各国人民的隔阂打破了。”

此外,她说,她在下班后也常和朋友到酒吧休闲和放鬆。“我很喜欢去一些邀请本地艺人表演的酒吧听歌喝酒,有时还会看到各个时代的艺人代表在台上演出,这是一种非常马来西亚式的享受。”

已全然融入大马式生活的她坦言自己很爱马来西亚。毕竟在过去的17年里,她大部分生活都是在大马度过的。

“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自己往后的日子可以继续在大马长住。”

特约/克里斯.2017.09.27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